人走茶凉

梦回秦汉,颂读春秋。
金戈铁马,雄风纠纠。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人面不再,桃花依旧。

刘彻驳了卫青面子的那些事

罗落:

对于刘彻驳了卫青面子的那些事最广为人知的无非就是为郭解求情求不到,为主父偃引荐引不得。




郭解和主父偃的事从结果看,是刘彻在他们和卫青之间划了一道线,断了关系。


他们是生是死,是荣是辱与卫青没有关系。




其中郭解他是肯定要收拾的,应该是一早就打算收拾了,所以在卫青求情的时候一口回掉,之后一步一步收拾得越来越狠直到诛杀,卫青也不用再说些什么了。


说实话这件事他既然打算做到最后,那他一口回绝把卫青跟这件事切断确实比把卫青搅进来要好,至少我觉得这样对谁都好。




其实刘彻收拾的不仅仅是郭解这个人而是以郭解为代表的一个团体,至于为何郭解特别惨,究竟是因为他是这个团体的代表人物,杀鸡儆猴那只鸡,还是因为他跟卫青那么点事,见仁见智吧。


 




当然主父偃刘彻未必是从一开始就想杀的,但是卫青引荐他却不见,非要他自己来荐,可见确实是要把主父偃和卫青划开的,有可能确实是看透了主父偃早晚不能留所以早早跟卫青划开(有人说是主父偃性格问题比如逗莎包姑娘,有人说是因为要对付诸侯国比如说一夜寒江姑娘,见仁见智吧,我本人觉得更可能是诸侯国问题,毕竟晁错前车之鉴,或者两者都有,毕竟前期汉武帝看人很毒),但另一方面也是把引荐这回事跟卫青划开的。




为什么要把引荐跟卫青划开?




推荐主父偃那会卫青还只是个太中大夫,离龙城大捷还有很远,连个将军都不是只是太中大夫。


太中大夫,说白了就只是个皇帝近臣而已。位不高权不重,也就是离皇帝比较近能跟皇帝说两句话了。


那这样的近臣跟皇帝推荐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主父偃去找卫青不也就因为他是个近臣吗,得宠的近臣。




那皇帝何必要死不松口三番五次的驳卫青的面子。


注意主父偃不是没才也不是武帝不想用,主父偃一上书自荐马上录用了。


这反差几乎是给卫青难堪了,以此明确的给他一个态度。




对一个近臣有必要吗?


没有必要的。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近臣,他对卫青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而那也正是二人最是同心同德最不可能有间隙的时候。




从卫青被绑架得救做建章监、侍中到龙城大捷,8.9年的时间吧,刘彻培养出了一个传奇。


在这之前卫青什么样大家都知道,幼时被虐待然后出逃寻母,到了公主家做的是骑奴,进了建章应该只是个不起眼的卒子。这样的孩子估计是个文盲也很难明白什么是战略什么是战术,说他潜力不错资质不错都可以,但是这个孩子跟将来那个战无不胜将军真的差远了。




战法革新破匈奴,卫青始。—岳飞


卫青破匈奴不仅仅是赢,更不是王维说的什么“天幸”,而是革新,是确确实实的知道应该怎么打怎么才能赢。




9年,刘彻把这样一个孩子变成了那个战无不胜的将军。


可以想象刘彻对他有多上心,再者皇家教育(搞不好是皇帝教育)就是靠谱。


 


好吧再说回来,为什么刘彻一反常态,固执的拒绝,固执的不给面子。


恐怕这也从侧面证明了。


在他眼里,卫青绝不仅仅是近臣,还是他的大将军,有朝一日必定位极人臣权倾朝野。


所以近臣能做的,卫青不能做。


早早的断了他举荐的路,也绝了他可能会有的结党养士的心。


 


而卫青不结交不养士恐怕是由此开始的。


不仅仅是什么魏其侯武安侯乱七八糟侯的前车之鉴,而是刘彻明明白白给他卫青的态度。


 


刘彻给他高位让群臣离他那么远,让霍去病风头无两让他被部将抛弃,又让“大将军至尊重,而天下之贤士大夫无称焉”。


也不知道有没有私心在里头,但是刘彻把卫青逼到了跟他一样的处境。


或许这就是刘彻想要的,一个孤独的君王要一个孤独的大将军陪伴,他们富有天下却也只有彼此,可只要还有彼此谁都不是孤家寡人。


就像武帝大驾出行大将军骖乘,车里是他们两个,车外是世界。


 


而最后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巧合,主父偃和郭解都死于公孙弘的进言。公孙弘跟主父偃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他跟郭解无仇无怨。


公孙弘这人吧,有个好处,他不是什么诤臣,不会真的跟皇帝对着干。






ps从这两件事以后,卫青似乎就学会了曲线救国,比如苏建呀公孙卿呀什么什么的233333

评论

热度(71)

  1. 到处乱爬的小旗子罗落 转载了此文字
  2. 人走茶凉罗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