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

梦回秦汉,颂读春秋。
金戈铁马,雄风纠纠。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人面不再,桃花依旧。

霍卫【鸣钟】1 (大概是文不对题 又名【欠债不还】)

长期不上这个,今日一上发现多了个粉丝,喜欢的还是我转的文字,一时颇觉不好意思,发篇原来的文上来,挡挡空白吧。

作者语死早,起名废,写完这篇文后问一朋友起什么名字,她随便翻了翻挑了顺眼的俩字当名字......然后这篇文的名字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v=

这个南极圈冻成狗,只能大家互帮互助了。

人物OOC严重,在这篇文里,你们将见到命一点都不好的霍少......还请轻喷





    霍家这大儿子啊,命不好。
    熟悉霍去病的人都这么说。
    可不是么,霍去病瞅着医院那惨白惨白的天花板,在浓郁的消毒水味道中想,他就是命不好。人家都是父疼母爱,快活的不行,他却是生下来母亲就去了。父亲再娶又生了个儿子,使得霍去病在家中的地位越发尴尬,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不过霍去病这孩子倒也争气,几年拼搏,搞了个公司倒也过得风生水起。可谁成想,眼见事业有了起色,这边霍去病出事了,白血病,得移植骨髓治疗,一测型,得,家里人都不匹配,只能寄希望于他人。眼见希望渺茫,曾经倍献殷勤的七大姑八大姨散了个精光,除了霍父碍于面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留下来照看外,只剩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点良心,每周放了学就蹬蹬蹬的拎着个书包跑来看他。哎?说起来今天是周六了吧,怎么不见那小子来?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霍光模糊不清的大喊:“哥!你有救啦!”,紧接着房门就被一脚踹开,霍光一反平常安静有礼的扑了进来,动作颇似饿虎扑食。周围的病友久在病房,什么事都见怪不怪,拉上帘子该干啥干啥……哎等等,有救了是什么意思?霍去病面无表情的看着旁边刚拉上的帘子“刷”的一下拉开,一双双眼睛里透露出羡慕嫉妒恨等各种情绪。
    “……”霍去病面无表情的转过头“霍光,我有配型了?”
    “对。“答话的却是主治医师。陈医师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讲旁边跟着的中年人介绍给霍去病,”认识一下,这是骨髓捐赠者卫青卫先生。卫先生,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霍去病。”
    “你好,我是卫青。“霍去病打量着这个三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我是霍去病。”他随口接到。卫青一身打扮成熟优雅,谈吐彬彬,可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澈透亮,眼神微微一转就似有水波流过。像是在哪里见过他。霍去病微微摇头,将这想法驱出脑海,这般气质上佳人物,仅一面便难以忘怀,若真是见过必会记得,不过是错觉罢了。
    卫青也打量着霍去病,他已从陈医师那了解了这青年的大致情况,但见了却又是另一般情形。这青年目光倔强的像只小豹子,虽躺在病床上却仍直挺骄傲如山间之劲松,一派桀骜不驯之像,直教他打心眼儿里喜欢。
    “怎么样?卫先生?”陈医师问到。
    “如此青年俊杰,年少有为之士,当然要救。”卫青笑到。
    “太棒了,哥。”霍光一扫平日的呆板沉默,开心叫到。霍去病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微笑着应了一声。

    手术时间定在了下下周五。霍家二兄弟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默寡言,只是心中多了份期待。听闻配型成功,霍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又开始轮番上阵,直让霍去病说要筹集手术费,给赵破奴打了电话才把这些人赶了出去。赵破奴是霍去病的发小,也是霍去病的生意伙伴。这次霍去病住院,还是多亏了赵破奴的卖力经营,才让企业继续运转下去。
    “赵破奴?”霍去病开门见山,“我这边找到配型了,要动手术,我那卡上还剩多少?”
    “哇塞!真的!……那什么,老大……这两年下来卡上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这就剩五万多了……不行兄弟们先给你垫着?”
    霍去病闭了闭眼,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事实的猛然到来还是令他有些措手不及。赵破奴这帮兄弟的钱他自然不能再动,事业刚刚起步,正是资金紧张时候,前期的投入还没能完全收回,基本上分红只能领个十之五六,他躺在病床上全额领分红已是兄弟们给他的特权,他岂能再借兄弟们的钱?可还能找谁借呢?
    “不用了,还有几天,我再想想办法。”霍去病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倒在床上。呵,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怎么办?钱这东西,又去哪里借呢,
    
    “陈医师。”霍去病罕见的主动开了口,“我的手术费,大概要多少钱?最迟什么时候交?”
    “二十六万吧,下周三之前得交齐。怎么?”陈医师已在医院待了太多年,一听这话心里便明白了个大概,“没钱了?”
    霍去病也不答话,只是蹙紧了他那极英挺的剑眉,其实他清楚这价钱已足够少,但还是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何况还有出仓后的药物治疗?而且他术后又能活多久?
    “放轻松,年轻人。”陈医师表情严肃,“你和卫先生的骨髓契合度很高,只要好好调养,挺过十年存活期的话再活个三四十年的话不成问题。”
    “可这需要很多钱。”
    “你年少有为,以后有大把时间去挣钱,你看你现在只是电话调控,不就还保证了你的公司运转如常?”陈医师叹了口气,他还是很看好这个积极向上的小伙子的“你现在先借着钱用不就得了?”
    呃……我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可我能找谁借呢?”
    “你要是实在没什么法子的话,可以找卫先生借。”
    “卫先生?但这骨髓……”
    “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卫先生亲自来见你么?别人都是从骨髓库里抽调,请捐赠者见面都不一定能见到,可你却是配型成功后卫先生找到了你。”
    我也很奇怪啊……你这么一说我更忐忑了好么……“为什么?”
    “他的外甥死于白血病。”陈医师叹了口气,“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因为那孩子心态没调整过来,匹配都成功了却还是没熬到动手术就走了。他听说匹配成功了高兴的很,专程跑过来确定你的心态,见识了你的傲劲也就放心了。可现在你是要让你的傲劲折在钱上么?”
    “当然不会。”
    “那不就得了?”陈医师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挥挥手潇洒离去,那背影深藏功与名。
    一点儿都不得了。霍去病面无表情的躺回床上。陈医师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心态没问题,问题是钱!不过陈医师确实提供了一个好人选,卫青。
    
    “卫先生,你能借钱给我么?三十万。”卫青再来的时候霍去病问道。
    “嗯?借钱?”卫青笑到,“可以呀,只要你能还。”
    “我当然能还。”霍去病黝黑的眸子盯着卫青,“我一定能挺过去,重新工作来还你钱。”
    卫青站起来,再次细细打量着这个被病痛折磨着,却仍散发着生机和活力的年轻人,他得这病的时间还不长,还没有被各种痛苦的化疗打压的不成人形。
    “若是我的外甥像你一样能坚持的话,想来现在也该跟你一般大了。”卫青长睫敛下,掩了眸中清光。霍去病看着他的样子,没来由的心中一疼。
    “舅舅。”霍去病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熟稔的似已喊了无数遍。他定定的看着卫青,眸中的认真不言而喻,“以后你就是我舅舅,我就是你外甥,好不好。”
    卫青怔怔的看了他半晌,失笑道:“好啊,那你可得好好的从仓里出来,我可是把养老金都给出去了。”
    “一定。”霍去病恍惚间觉得这样的情景似乎在什么时候发生过,“我一定会让舅舅安度晚年的。”
    “我会保护舅舅的!”似乎自己曾在何年何月何日何时这么说过。
    “我保证。”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