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

梦回秦汉,颂读春秋。
金戈铁马,雄风纠纠。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人面不再,桃花依旧。

霍卫【鸣钟】2

   

    “下面这套方案是我们的执行官提出的,就让卫青来给我们讲解吧,大家欢迎!”
     掌声雷动,可一时间聚焦了所有人目光的人没什么动作。
    “卫青?……卫青??”
    “……啊?”
     刘彻蹙着眉看着自己那一脸迷茫的得力干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啊?……哦,没有。”卫青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大概最近没睡好。”
    “你是不是最近累着了?”刘彻反思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唔,似乎是把人压榨狠了……一贯唯我独尊,身为万恶的地主阶级的大BOSS难得有些心虚,“放你一天假,回去好好休息。”他将卫青撵出会议室,毫不留情的拍上厚重的大门,只剩卫青一人在门外扶额,颇有些哭笑不得。他真的只是没睡好而已。这几日他总是做梦,半夜从梦中惊醒一阵心慌,努力回想却又什么都记不得,只觉怅然若失,后半夜徘徊良久却仍不能入眠。说起来,梦中似乎总有人唤他舅舅,是那早已夭折的小外甥入梦了么?他试图回想那小外甥的容貌,想起的却是另一人面容,剑眉星目,鼻梁英挺,言笑间自成一股风流,正是那新认的外甥霍去病。
      说来奇特,若是旁人借此唤他舅舅,他定会认为那人是借机攀关系,好让自己借成钱的贪图财利之徒。可当霍去病唤他舅舅时,他却荒唐的生出一种本该如此的熟悉感,鬼使神差的就应了下来。指不定二人前世就是舅甥呢?他为自己这可笑的想法暗暗摇头,谁还信这个?他摸出手机,打算将它调回正常模式,一开屏就看见霍光发来的短信,本欲上滑的手指顿了顿,点开了这个跟着认了舅舅的外甥发来的短信。
    “舅舅,我哥他挺过来了。”
      短短一句话,却让卫青眼角发红。
      终于是挺过来了!
      卫青当机立断,调转车头向医院驶去。
      这霍去病,却也当真命好。
      卫青捐赠的那份骨髓,本打算供给另一个孩子,虽契合度不够高,但好歹也是份希望。可那孩子不争气,没熬住,这骨髓就供给了霍去病。有了前车之鉴,卫青想着怎么也得见这幸运儿一面,你既然已经获得了生的希望,那就不要轻言放弃。他一打听才得知两人就在同一个城市,去见霍去病时却被陈医师拦下了。那陈医师也是个负责的主,生怕卫青是来趁机敲诈讹人的,死活不说实话,不让见人,一个劲的打太极。无法,卫青只能把自己的底儿如实透出,这才安了陈医师的心。而这陈医师又为了“鼓励”霍去病,毫无医德的将他的底儿泄了点儿给霍去病,这才让霍去病借了钱又认了个舅舅。
      认了就认了吧,反正他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霍去病。
    
      等卫青上楼时,霍去病的病房门口早围满了人,显然是霍去病嫌他们烦,将人轰了出去。霍光也受了无妄之灾,被随着赶了出来。他眼尖,一眼瞅见了卫青,忙把他拉到一旁,“舅舅,我哥他醒了。”
      那厢一个人费力挤了出来,卫青抬头打量,四目相对的一刻两人都愣了。
    “卫总怎么在这?”
    “赵总?”
      霍光好奇的探头问道:“舅舅认识赵破奴哥哥?”
      卫青伸手揉了揉霍光那毛茸茸的脑袋,“嗯,最近认识的。”
    “卫总,这里人多,不如我们去那边谈?哎,霍光,等你哥愿意见人了,记得跟我说一声,我们就在露台那儿呢啊。”赵破奴好歹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年,浓眉大眼的看着憨厚老实实则心细如发,见这人来人往,实在不是什么谈话的地儿,忙引着卫青上了露台。这露台逼仄的紧,还晒满了床单衣物,可胜在没什么人来,清净。
      卫青工作的公司最近打算进军GPS这一市场,他对这块也熟悉,刘彻就总是带着他吃酒宴拉关系,一来二去的也就认识了几个这方面比较有口碑的公司的老总。期门的赵破奴算是见面次数多的。期门是个新兴公司,资金不雄厚,还有些拼不过那几个老牌公司,刘彻就起了收购期门的念头,经常派卫青和赵破奴见面喝酒,有交情后卫青试探着提起这事,赵破奴却连连摆手,说他只是个副总,这事拿不了主。如今两人这么一聊,卫青才弄明白这新认的外甥就是期门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总,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赵破奴也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这霍去病的救命恩人,新认的舅舅竟是HW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真是造化弄人。一时两人都有些尴尬,站了半晌却不知该谈些什么。所幸霍去病听说舅舅来了,叫霍光来叫他们,领着去了病房,这才免了相顾无言的尴尬场面。
      门口围的人都已散去,病房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模样,霍去病安静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俨然一副刚去鬼门关溜达了一圈的模样。卫青当年也查过不少资料,知道他已撑过了初期的怕术后并发症,但这折磨远远未尽,往后的岁月里,他都要不停的服药,还要小心翼翼的注意排斥和感染……可霍去病笑了,笑的骄傲而狂气,笑的睥睨天下,“我从仓里出来了,舅舅。”他的声音因方才的高烧而虚弱沙哑,但卫青仍将每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我还会再活到破个世界纪录的,舅舅。”
      现在的白血病术后存活世界纪录是多少?六十年?七十年?卫青只觉心中一直空着的那块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禁不住热泪盈眶,“好啊。”他流着泪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舅舅可还指望着你来养老呢。”他等这一刻似乎已等了太久太久,从内心深处涌上的满足与酸涩让他声音发哑,“我就比你大了八岁,霍去病,你可得好好活下去!”
    “嗯,一定,我还得还舅舅的钱呢,我可是欠了好大好大一笔,一定得好好活下去。”我曾保证过,要保护舅舅。
      曾经的诺言周周转转,冲开了岁月的枷锁,冲破了命数的禁锢,在这一刻重新以全新的姿态被许下,我们说好,要一起白头。
    
      霍去病现在容易疲累,没聊一会儿脸上就显出疲色,因此卫青他们没怎么叨扰就退了出来。赵破奴还有事,稍聊了几句就先行离开了,霍光老师给批的假也将近结束,明天就得回学校上课,被难得负责的霍父赶了回去,霍去病那边又离不开人,准备一显慈父本色的霍父跟卫青聊了几句就回去照看霍去病了。卫青在门口发了会呆,一时不知该干些什么,正准备回家,就听见了一声问好,原来是陈医师打这经过,见他站着,就招呼了一句。
      陈医师对于他这个献髓者大概颇有好感,热情得很,跟他聊了一路,直把他送到电梯口。“唉,霍去病这小子啊,转运喽,这是遇上贵人了啊。”
    “陈医师也信这些东西?”
    “信,这世上可是有不少没法用科学解释的事。”电梯门缓缓合上,卫青恍惚间看到光影在陈医师脸上投下一片黑色影迹,“时间可是宝贵的很,麾下可要好好把握啊。”

      手机上一连串的未接来电,卫青这才想起手机仍处于静音状态,忙调成有声,调出未接记录。除了中间夹杂着几个商业上的来电,剩下的全是三姐卫子夫打开的,最后一通来电来自两分钟前。莫不是三姐有什么急事?卫青慌张的正准备播回去,三姐又发来一条短信。
    “青弟,你在哪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见了赶紧给我打个电话。”
      这才两个多小时,三姐就打来了二十多个电话,想必是刘彻将自己会议上跑神的事告诉了三姐。这让卫青一时有些郝然。他将电话打出去,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微暗的天色,思索着该怎样告诉自家姐姐。
      电话通了。
    “喂,姐?别担心,我没事,刚刚是手机静音了。……另外有个事,我得告诉你。”
    “嗯……姐,我认了个外甥回来。”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