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

梦回秦汉,颂读春秋。
金戈铁马,雄风纠纠。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人面不再,桃花依旧。

【霍卫】在我第一百零二次抓到翻墙而过的冠军侯时(人物OOC,有原创人物出没)

掩面,写出这样神经病一样的文章的一定不是我...

有刀,双结尾,前虐后...甜?自己定吧,中间会有大段空格。

...另外谢谢各位小天使,竟不嫌弃一个理工生的文笔,我就是暖暖圈子大家一起嗨喽,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月黑风高的三更之夜,正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绝佳之时。

       每到此时,我们这些巡守长平侯府的护卫们,总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应对。

       嘶嘶!

       哈! 剑斩一蛇!

       噗噗!

       哈! 箭射一鸟!

       噗通!

       哈!枪刺…!!!∑(゚Д゚ノ)ノ慢着,枪下留人啊!我猛扑过去,那人却就势一滚。

       … …

       很好。满嘴黄泥的我冷漠的看向那个罪魁祸首。

       “冠军侯!小人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您第一百零一次翻墙被抓了!您能走点心么!”

       哦是的,眼前这个翻墙而入的“贼”就是冠军侯霍去病。大名鼎鼎的冠军侯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加冠前喜欢去庄稼地里跑马,开府后特爱翻他家舅舅的墙。

       “其实这是我第五百四十三次翻墙。”冠军侯不为所动。

       真棒,我第一百次抓到他时他才翻了三百多次来着,果然进步神速啊,天资聪颖的冠军侯。不等等,重点不是这个来着…

       “冠军侯!您能走门么?墙是给刺客和贼翻的啊,但是你看着墙!”我拍着墙痛心疾首,“它自建成以后只给十四个刺客和三个贼翻过,剩下五百四十三次都贡献给您了啊!”墙深有同感,抖抖身子洒了我一胳膊墙灰。

       “我不翻墙的话那舅舅养你们干什么,吃白饭吗?”

        ̄へ ̄喔,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长平候府护卫队还有另一个名字“逮住那只翻墙的冠军侯”!讲真,我一直都不明白一向选择简单粗暴直捣黄龙的冠军侯为什么非要放着方便快捷的门不走而选择翻墙这样一个高危而且脏得要死的迂回方式,您是立志做一名墙面清理大师么?这个问题在我第一百次抓到他时忍无可忍吼了出来,冠军侯一脸无辜…好吧他是没有表情的望着我,“我们不是舅甥不和么?”

       不和个大鬼头啊!信你才有鬼啊!我翻个白眼,进行最后一次尝试,“冠军侯,如果小人再逮住你一次的话,那你就……”

       “放心,我一定努力提升技术让你们再也逮不到我。”急着脱身去找自家舅舅的冠军侯匆匆打断我,扬长而去。

       ……ヽ(`Д´)ノ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好吗。我再次翻个白眼,领着弟兄们继续巡逻。

 

       我曾一直以为会翻墙的只有刺客,贼,冠军侯;会走门的只有府上的人和前来拜访的军士和大臣,事实证明我对了,也错了。

       当那个跟冠军侯,啊不,是骠骑将军没有一点相像之处的部下拔出寒光凛凛的长剑,当大将军的左臂衣襟被鲜血浸染时,我的心瓦凉瓦凉的。现在的刺客都能耐了啊,大白天的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来去搞刺杀?有没有搞错啊?当然我绝不承认我竟因他是那个总爱翻墙的冠军侯的部下而放松了警惕。很好冠军侯,别再让我逮住你。我咬牙切齿的摁着那个一脸不服的小子,考虑着是将他就地活剐了还是押到种猪,啊呸,是皇帝面前再刮。没办法,爷专治各种不服︿( ̄︶ ̄)︿。正当我想好了数百种酷刑暗搓搓的打算骗大将军挑一个的时候大将军却下了一道让我差点当场手劲失控掐死那小子的命令。

       “放了他,此事严禁外传,违者…格杀勿论。”

       ...迷之停顿啊大将军,好吧我已经知道您的意思了,传了最多打几棍子是吧。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大将军的命令必须执行,我万般不情愿的站起来,好气哦,可我脸上还得保持微笑。看着那小子没有一点悔改之意横的不行大摇大摆好像这儿是他家又或者这儿的人都欠了他三百万似的出了长平侯府,我就后悔我为什么没手劲失控掐死他,横什么横,你家侯爷到这儿了还得翻墙呢,反天了你!

       恩,叫李敢是吧,看我下次逮住你家侯爷后让他怎么收拾你!

       当然我没能逮住翻墙的冠军侯,反倒是撞上了走门的冠军侯,冠军侯步履匆匆进了屋,再出来时就成了威武庄严的骠骑将军。

       呵呵,帝国双璧除了一样自带GPS外还一样的变脸神速。我至今不敢相信那个坑骗自己外甥笑得奸诈而又得意的人是一向平稳的大将军,就像我一直不敢相信那个向自家舅舅撒娇耍赖的人是一向含锋的骠骑将军一样。恩,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脸嘛,完全理解。

       再次见到走门的冠军侯已是第二年的事了,大将军跟他一起回来,两人脸色都不大好,我没敢上前,只远远的在廊下站着守门。

       第二天冠军侯就离开了长平侯府,离开了长安,去了朔方,明明是那么远的地方冠军侯却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看来是过不了多久就要回来了。啊,管他呢,反正我终于有一段不用担心抓到的人是冠军侯的日子了。

       然而好日子总是不长久,得知冠军侯回来的那天是个雨天,我迅速召集了弟兄,嗯,晚上巡守要增加人手嘛,煞星又回来了。

       讲话过程中弟兄们一脸懵逼一直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解散后我独自一人在庭院中仰天大笑,这下不信逮不住那个混球!雨打在脸上打得生疼,我抬手抹了把脸,突然意识到这看着跟我哭了一样,我哀嚎一声狂奔回房间,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算是知道他们为什么觉得我是神经病了啊!

 

       不得不承认冠军侯确实天资聪颖,非凡过人,我再也没能逮住他翻墙,有时候我会算算,按着他两天翻一次墙来算,这差不多也得有一千多次了吧,好挫败啊,这么多次我竟一次也没逮住他!但我一直在等,等我第一百零二次逮住他!

       我发誓,当我第一百零二次抓住翻墙而过的冠军侯时,我一定要告诉他,他再也别想进这长平侯府了!

       我们长平侯府,才不欢迎让大将军伤心的人!

       屋内,灯烛不眠,人影长立;屋外,我擐甲执兵,巡逻等候。

       等一个再也不会归来的人。

EAD1









































       花园中的花自顾自开得轰轰烈烈,却再也没有人在花下舞剑了。

       噗通!

       我回头就看见冠军侯蹲在地上,一副刚翻墙进来的样子。

       “冠军侯!你又翻墙!”我怒不可遏,“这是我第一百零二次抓住你翻墙!”

       “呃,这其实是我第三千七百四十一次翻墙了。”冠军侯一脸不可思议,惊奇个什么,真以为你永远不会被抓住了么?

       “霍去病!我上次就警告过你,再翻墙你就别想进来了!”我提枪欲刺。

       他轻轻一跳就躲开了,“不翻就不翻,我把舅舅接走后这儿就剩个空宅子还翻个什么啊。”

       “接走?你们去哪?我警告你霍去病!大将军可是答应过我让我当他的护卫长当一辈子的!你别想甩掉我之后二人远走高飞!”

       冠军侯哂道,“那不是你小时候被我打得哭个不停,舅舅安慰你随口说的吗?你还当真了?”

       “要你管。”我随手把枪扔到一边,“接你舅舅去吧,我等着听你被大将军暴打时的惨叫。”

 

       …凭什么你们喝酒吃肉还肆意跑马而我就只能啃着个硬饼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爷不服!

       我思量了一下现在冲上去跟景桓侯抢舅舅的可能性,小时候的黑历史历历在目。

       ……

       好吧你们开心就好J

       我啃着饼默默的盯着景桓侯府和烈侯府,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直到多年后一堵围墙立了起来。

       啊!原来如此,我就说缺了点什么,原来是缺了墙兄啊!我哥俩好地拍了拍墙兄,墙兄感激涕零蹭了我一身灰。

       “景桓侯!您又翻墙!”

       “…我翻自家的墙你管得着吗?”

       …翻的…还真是自家墙啊。我郁卒的蹲下来蹂躏刚长出来的青草。

       “哎你别乱动啊!那草好不容易长出来的!”

       “那你走门。”

       “…好好好,我走门,走门。”

       我见过霍去病走门,骠骑将军走门,就是没见过几次冠军侯走门。冠军侯,回家是要走门,而不是翻墙的啊。

END

评论(12)

热度(42)

  1. 备份后花园人走茶凉 转载了此文字